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宠物资讯 > 正文

一碗刀削面串起的御宅青春


一碗刀削面串起的御宅青春

张文单的时间有些长,小强偶尔才会想起来,还有这么个朋友,慰问孤寡一般慰问一下他。

可小强干什么都会带上女朋友,淘碟、淘书、看电影,张文且跟着,成了一个巨大的电灯泡。

某一次,小强两口子请张文看《星战前传2——克隆人的进攻》。

星战重启,本是宅男们几年一次的狂欢,可那一次坐在长沙电影城的大厅里,张文竟睡着了,散场时小强将他推醒。 “你越来越像个老别(长沙话,老人,有贬义)了。

”小强嘲笑他,张文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。 不久之后,小强攒了个饭局,请张文,破天荒地没有带女友。 席间一群莺莺燕燕,好几个漂亮妹妹,几杯过后,小强勾着张文的肩,低声说道:“她们都是我一个院子长大的朋友,有喜欢的不?我给你做介绍啊。

”“你自己怎么不追呢?”张文感到诧异。 “你怕我没想过啊,”小强有些懊丧,“个个比我小,可个个把我当老弟咧。

”其中有个短发姑娘,让张文一见倾心,姑娘很活泼,身姿挺拔,一双大长腿,笑起来双眼眯成两道月牙,十分可爱。 饭局终了,张文央着小强给他做介绍。 “她啊,”小强搔着头,嘴里飙出一句省骂,嘟囔着,“换个人吧,这些人里头,只她有主了啊。 ”北条司的漫画,张文拖拖拉拉了一年,才陆续还了小强。

这之后,他自己去买了一套《城市猎人》私藏,没事翻翻,打发无聊时光。 “北条司出了新书,你知道吧?”某日,小强告诉张文,“叫《天使心》,又有得看了。 ”“我不买,借你的看好了。

”张文笑嘻嘻地回应。 5一年以后,小强结婚了,给张文派了个差,与几个朋友一起,在门口引客,派烟。

“你们是我的伴郎团啊,穿得称头一点咯。

”小强说。

飞爷、东别几人与张文一合计,决定都穿深色西装,“像港片里一样,让他当回老大吧。 ”飞爷说。

张文回家翻出了好久不穿的唯一一套黑西服,胖了,着实塞不进去。 一咬牙,去商场买了一身。

到得酒店一集合,飞爷、东别都是帅哥,穿着西装渊渟岳峙,张文站在一旁,大腹便便,像个大堂副理。 飞爷看着张文笑了,侧身靠着柱子,比了个枪指:“一拿把枪,就可以演《枪火》了。

”飞爷说,“我演吴镇宇,东别演吕颂贤,你是林雪。 ”张文作势欲踢,远远地看到当初小强饭局上的短发姑娘娉娉婷婷地走来,立刻收了势头,老老实实地垂手站立,给姑娘行注目礼。 姑娘经过门口,飞爷嬉嬉哈哈地上前开烟,姑娘很是错愕,连连摆手。

“有点宝罢。 ”张文斥着飞爷,顺势引着姑娘往里走。 “是你啊。

”姑娘认出了张文,眼睛又笑成了月牙。 小强婚后的蜜月旅行,去的港澳,强太太想去,小强无可无不可,他陪太太购物,太太陪他逛书店,淘了不少漫画书回来,其中就有《天使心》的单行本。 “我其实想去日本的,跟她说了,她想去港澳,就算了。 ”回来后小强与张文吐槽,大约觉得不好意思,又往回圆,“其实香港也值得一玩,海洋公园挺好玩的咧,在公园里,有个老外问我地图哪里拿的,我说‘outside’,其实是门口拿的啦哈哈哈。

”流水的日子流水地过,生活有各种花样,让人应接不暇,装了两柜子的漫画,张文早不翻了。 原本每月去朝阳电器城,换成了上定王台买书。

看看书、玩玩游戏、泡泡吧,成为了张文的日常。

他尝试着交新女朋友,然而总不长久。 夜来反省,或许前女友那句话是对的,他不是个过日子的人。

而小强结婚后,很长一段时间里,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,单位家里、家里单位,像一个任劳任怨的二十四孝老公,接送老婆上下班,每日买菜做饭。

两家住前后栋,交往依然频繁,没饭辄时,张文三不五时跑去蹭食,从不把自己当外人,下班时大大咧咧地打电话给小强:“晚饭多煮点,我过来吃。

”“来噻。

”小强总是爽快地答应,心情好时,还会做张文最爱吃的香肠,他做的香肠是浏阳做法,一定要选粤式香肠,切细片放豆豉、干椒隔水蒸,又香又甜极下饭。

偶尔,小强会到张文家来喝两杯。 有时会带下酒菜,有时空着手,张文就下厨炒两样。 小强来时,多是心情郁闷时。 “她又发脾气了,怎么讲道理都不听。 ”小强皱着眉头,喝苦药一般地喝着酒。 “你又惹她了?”“我哪知道啊?”小强一脸地愁苦,“你经验足,帮我分析分析。

”“我哪里经验足了?你帮我分析分析。 ”张文嗔道。

“我统共就谈了这一个,”小强嚷道,“你的前女友那么多!”气氛剑拔弩张。 又喝了好几杯,二人才缓下情绪,张文细细跟小强讲:“首先,女孩子生气,不一定是为了今天的哪件事,可能是她的借题发挥,就像玩网络游戏——噢,你不玩的——反正就是有‘延时’的。

让她生气的事,可能是昨天、前天的事,可能那个环境没能让她有所表达,拖到了现在,也可能是她当时没想明白,今天想明白了。 ”“那我知道是哪件事啊?”小强喊冤。 “所以你就别猜了啊,要么硬扛,要么就认,哄哄她啊,千万不要跟她讲道理啊。 ”张文耐心地说。 “我讲了好久的道理咧,她油盐不进。

”小强愤愤说。 张文哈哈大笑:“你死定了。 ”小强与太太的战争没有止歇,有些争吵,经小强复述,在张文看来,确实有些无理取闹。

闹得凶时,强太太会跑出去,电话不接。 小强会深夜开着车到处找,有时候在岳母家找到,有时找不见。 张文偶尔做做和事佬,做做小强工作,顺了一口气,二人能和睦几天。 经冬复春至夏,张文送别了又一任女友,《星战前传3——西斯的复仇》正好上映,小强买了3张票,带着资深寡男看了凌晨首映,那一天正是5月20日,还是在长沙电影城,候场时有许多情侣,张文自惭形秽,独自走到影院外头,在初夏夜的凉风里抽了好几根烟,直到小强出来唤他进场。

而看到一半,张文再一次可耻地睡着了。 “你是个假星战迷!”电影散场,小强推醒张文时,怒吼着。

6如今想来,那几年,张文是在几任前女友之间兜兜转转中浪费时间,小强是在与太太的斗智斗勇里浪费时间。

但觉浪费,就没有赢家。 张文如此,小强也是。

看完《西斯的复仇》后的第三年,“三八节”那天中午,小强捧着一束花去太太公司,想约太太吃午饭过节,正好撞见太太挽着一个中年男人的手臂,亲昵地从楼里走出。 3个月后,太太就成了前妻。 二人没有孩子,小强重新变成了“流光男”(长沙话,指什么都没有)。 张文的慰问孤寡,也再度变成了抱团取暖,无聊的夜里,小强常常提瓶红酒来张文家喝,或者张文备瓶红酒,叫小强来喝。 二人都去相亲,也懒得交流心得,酒喝得有闷有欢,不谈相亲所见,只不过是无从说起。

两人聊得最多的,还是漫画。

或许对于许多宅男来说,漫画与圣经地位相当,是内心秉执所在。 张文内心早有定见,小强的虔诚对应着自己的敷衍。 他们再度恢复了每月一次的搜碟之旅,继而又变成买书,地点换在了定王台,小强彼时在网上追着梦入神机的《佛本是道》,十分喜欢,为了追书,还充了会员,时不时去定王台看有没有纸版书出来。 一同恢复的,还有新华楼的刀削面,依旧双码,依旧油辣椒加香菜,脆辣糯软,口感浓郁,不同的是,如今一碗面将将好吃饱,不必再点春卷或蒸饺了。

“年纪越大,胃口越小。

”张文自嘲道。

“你得成家了。 ”小强劝道。 张文愣了,看了看小强,举起茶杯嗤笑着:“共勉。

”。

版权所有 宠物大全
技术支持:宠物大全www.338082.com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