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宠物资讯 > 正文

亲历改革:夏斌回忆录


亲历改革:夏斌回忆录

   一整顿,最后就全在信托,因为信托当时已经是金融百货公司,用今天的语言讲就是混业经营了,它啥都做。 所以风险没控制好,内部管理没管好,我很坦率地说,从国家的角度说,我们的监管思路不清晰,监管政策不细,其实也纵容了有些问题的出现。

方方面面都有,所以信托就整顿了好几次。   今天的信托公司有60多家,原来是239家信托公司,信托业整个资产6464,我印象非常深刻,6464亿。

怎么把180多家信托公司关闭的关闭,破产的破产,重组的重组,改制的改制,把信托牌照拿下来变成一般的商业企业、工商企业,改制的改制,通过各种渠道措施把这个问题解决了。

老百姓、海外社会上所知道的就是广信破产,实际上广东信托公司(注: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)是我180多家关闭中间的一家而已,大多数安安静静关掉了。

这里费了大量的工夫,花了很大的心血。   讲一个小例子就行,公司关闭了,现在叫整顿互联网金融,整顿小贷一样。 公司关闭了,债务怎么办?这种公司有机构债务,比如说中央事业单位的债务都有。 我印象很深,中国航空航天什么空间研究院,在哪家信托公司存了几百万,听说这个公司关了急得要命,拿着朱总理的批示还是拿什么东西,要求把钱拿走,我说不行,我们按照总理的要求,一律按有关政策办事。 先清产,到底还剩多少钱,剩下来我们看有多少还多少。   个人债务怎么办?我们有政策,关闭海南几家信托,处理海南几家信托在外地的分公司的债务。 比如说武汉,比如说上海。 然后就说按照我们日常的公告,《中国人民银行公告》,建议该公司某某某公司因什么什么原因,根据什么什么法律决定,从几月几号开始关闭,宣布接管。 然后中间还有一大段,最后讲到“把债务,待公司清算后,”往常我们都写着“全额偿还。 ”  记得有一次开会,在北京在国务院开会,决定最后一段话“该公司欠的个人合法本息,在公司财产清算后,依法偿还”。 这个报告一传到武汉,我记得好像是夏天,马上上解。   那一天周末,好像是夏天,周末,马凯秘书长打电话给我“夏斌,你看怎么办?”因为他知道我整顿金融秩序,他没找行长,直接打电话给我“怎么办?”我说很简单,最后一段话“依法偿还改成全额偿还”,两个字一改,赶紧传真电报过去,让老百姓看,中国人民银行表态了,“该公司欠的个人合法债务,待公司财产清算后,全额偿还。

”老百姓一看就懂,马上就散了。   这种事很多很多,大量讨债要债的事件发生,群体性事件。

教训是花钱买来的,这个钱怎么算?有些最后是人民银行垫着钱借给中央政府还钱的,是花钱买来的。 地方政府后面还了没有?还多少我也不知道。   我们整顿过信托,在我手上是第五次整顿,五次整顿,关了一大堆,输掉多少钱,输了多少钱没人计划,没人去算的。 现在搞的大资管100万亿的整顿,实际上就是没有按照信托本质来规范,各个部门鼓励各个底下的机构闯,闯到现在,要协调监管,要合作监管,那窟窿怎么办?这都是钱啊,谁补?中央政府拿,坚决不能拿,我认为不能拿,全社会道德风险,绝对不能拿。

那不拿,有些情况怎么办?  在宏观部门就要思考,化解风险,守住系统性风险不爆发,并不意味着一点风险不释放,该释放还要释放一点,但是不能爆大势,因此释放意味着要收钱,收谁的钱?收中央政府的还是地方政府的?当然要看具体情况,还是收企业的,还是收银行的,还是收个人的,你得要有个思考。 收当代人的钱,还是收后代人的钱?收中国人的钱,还是收外国人的钱?现代人的钱就是说各个经济主体拿钱,谁负责,谁拿钱,后代人的就是央行拿钱,拿不好就是通货膨胀,那是后代来负担了。

  今天遇到的问题,其实在朱镕基当总理的时候,关于分业、混业经营讨论过,我在2003年也说过,我说今后的中国金融创新无非就是两条,商业银行为了利润,第一要突破政府的利率管制,第二要突破分业的管制,向跨行业经营。

  今天有些金融乱象,我认为属于没有很好地吸取过去的经验,或者说总结某一阶段的教训。

  一定要打破刚性兑付,一定要教育市场,教育老百姓,教育机构,教育地方政府,中央政府绝对不能拿钱垫,拿钱垫这个口一开了,就万里长城的口就开了,给谁不给谁,都给,要给多少?我始终认为好好总结各方面的教训很重要,某种意义上比总结经验还重要。 教训是残忍的,但教训对后面是有启发作用的,有警示的。

版权所有 宠物大全
技术支持:宠物大全www.338082.com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