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宠物资讯 > 正文

远离尘嚣 ----我的两次加国移民之路


远离尘嚣 ----我的两次加国移民之路

  辞职不久后的某天,我正在家午睡,接到个电话,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很陌生。

接起来一听,是个女人的声音,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中带着地道的白话口音,跟我剪发师傅带着浓重河南口音的假白话有一拼。

  她称自己为杨太,从香港来,和我同行,是出版某杂志的。

  这本杂志我倒是很熟悉,他们的编辑经常约我写文章。 考虑到是同行,我每年只答应为他们写一篇行业综述性文章。 我答应给他们写文章其实是存了私心的:毕竟他们是香港媒体,每篇文章都带有英文简介。 我写的文章他们总是做为当期最重头的文章全文译成英语,双语刊出,这可以帮我打开知名度,为我的咨询公司找来项目和客户。 事实上,那家德国公司就是看了他们杂志上我写的文章而辗转找到我的。   杨太首先感谢我过去几年对他们杂志的支持,并且客气地说什么久仰我的大名,一直想见见我这位行业专家云云。

她说这次正巧来北京出差,想约我见个面。 我不明白她的来意,只是在那里嗯嗯呀呀地假客气。

  最后我们约定第二天中午在重庆饭店见面。

  转天我在重庆饭店见到了这位杨太太。

  寒暄落坐后,她先递给我一张名片,我打眼一看,上面写着她的名字,头衔是香港XX出版公司总经理。

随后她又掏出了六七本不同的杂志递给我,我知道这都是他们公司出的,但不明白她把那些其他专业的杂志送给我干什么。   我也递了张我的名片给她,同时告诉她我刚刚辞职。 说完这话,我似乎从她脸上看到一抹稍纵即逝的惊喜。   她没有绕圈子,开门见山地说,做为同行,她一直关注我们的杂志,对我个人的能力很是认可,希望我们能进一步合作。

她语气平和,但遣词用句无不透露出老板的气势。

  做编辑多年,我对语言已经相当敏感。 我立刻就从“认可”两个字里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  我试探地提醒她:“我刚刚辞职,已经不在XX杂志工作了。 ”  她意味深长地微笑着回我:“没关系,我们合作的对象是你本人。

”  “此话怎讲?”我不卑不亢。   “我们公司出版7本杂志,我们正在物色一位高级管理人员来负责我们杂志的编辑工作,监管出版流程。

我觉得梁先生可以胜任我们的职位。

”她直接打出了手里的牌。   “谢谢您的抬爱,可惜我正准备出国,恐怕无法接受您的邀请了。 ”我的心狠狠地跳了一下。

  “哦?梁先生要去哪里?”  “我移民加拿大,两个月后就要启程了。 ”我很怀疑我的语气中已经不自觉地流露出了怅然若失。   “哪座城市?你打算过去做什么?”  “温哥华,我过去剪头发。

”我尽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和自信。

  “呵呵,哪岂不是太大材小用了?我妹妹就在温哥华,那里经济不好,很难找到工作。 ”她又暗暗地抬了我一把,但似乎不相信我真会去剪什么头发。   我端起茶杯轻轻啜了口果汁,没有接话。 因为我发现这当口最好是继续听她说。   “梁先生,据我所知,很多人移民加拿大是拿完身份又回流的。

如果你愿意来我们公司工作,我可以当你已经有了加拿大的身份,按加籍人员发你薪水。

”  在对话中,耍心机的永远是弱者,强者只需要抛出手中的诱饵。   “您能把这份工作的职责、工作地点和待遇简单地介绍一下么?”我做出一副咬钩的样子。

  “我们在深圳和上海有办事处,编辑分别在香港、深圳和上海三地。 你的工作地点在深圳,至少每个月要到香港来开次会。

我希望你能负责我们全部七本杂志的编辑流程,按排日常,特别是展会期间的采访,协同销售访问重要客户。 如有困难,也可以只负责其中的四或五本。

薪水嘛,你有怎样的要求?”  我沉吟了片刻,回复说:“是否能负责起全部七本杂志,我需要先把杂志拿回去研究一下。 薪水嘛,我希望每个月2万。 ”我明知道先说具体数额比较吃亏,但自信这个工资我个人和公司都能够接受。 要知道我上班时的帐面工资每个月只有1300块左右。   听了我的话,杨太也思索了一下,然后果断对我说:“没问题,我今天下午就回香港,如果你方便的话,订张后天的往返机票来我们深圳办公室,我会让我的助理上来跟你敲定全部的细节。 我会让深圳办的人把机票钱还给你。 你看这样可以么?”  “一言为定。

”我没有啰嗦,一口把饵吞了下去。

版权所有 宠物大全
技术支持:宠物大全www.338082.com

友情链接: